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晃风情 > 地域特产 > 名优特产

侗家甜酒甜眯眯

2015-07-31 16:45 来源: 新晃政府门户网站 编辑:
打印

    甜酒,一种很普通的食品。从生物化学角度来说就是把含有淀粉的原料通过热处理后拌入酵母发酵的生成物。然而,这种食品在我们侗家却非同寻常。

  甜酒,侗语叫锅攀,是侗乡山寨家家都会做,户户都长年常备的食品,别看它普通平常,却颇有它独特的神秘感和灵性。一般人家如果那家的人子不孝妇不贤,则往往做出的甜酒要么不熟的(发酵不彻底),要么就是甜度很低,要么就是有杂味。如果那家人家善良勤劳人又贤惠,做的甜酒缸缸都醇香清甜。在制作过程中,还要摆摆老人家(祭祀祖先),避讳“四眼婆”(孕妇),这样做出的甜酒往往很甜。如果某一家连做几缸甜酒都不太好,则预示着当年的运程不顺。所以侗家人做甜酒时都事先收拾好家里的卫生,心怀虔诚,每一道工序都十分讲究细致。蒸熟好糯米后,出蒸子时会最先取一点熟糯米饭涂抹在屋柱子上以祭祀神灵,保佑一切顺利安好,这样做出来的甜酒又香又甜,格外可口。

  侗家甜酒洋溢着侗家人的热情与好客,承载着浓郁的民族风情。无论你是否外地人只要走进绿色环抱的侗乡山寨,路过侗家人的大门口就会有热情礼貌的邀请招呼声。在盛夏你会听到:“来来来,快进屋,吃碗‘凉水’”。接着被安排在庭院前的桃树或者李树下或是侗家木屋的堂屋和槽门口就坐。不一会主人就会用茶盘端上一碗碗泡着冰凉井水的甜酒让你解渴歇脚。在寒冬你会被请入侗家人的火铺间坐入上宾烤着火堂里的柴火,不一会主人会用鼎罐开着小米甜酒让你暖胃暖身。

  侗家人的甜酒可谓品种繁多,吃法也不尽相同,有一些潜规则弄不好你要出洋相的喔。一般用纯糯米制作,如果加上不同的杂粮后就成了小米甜酒、包谷甜酒、麦子甜酒、高粱甜酒。如果吃烧开的甜酒可以放入荷包蛋,或者糍粑,糯米芝麻丸,也可以加些红糖,白糖,蜂蜜,红枣增加营养。各色甜酒,各有不同风味和用途,构成了侗家人丰富多彩的甜酒文化。刚刚发酵沤熟的甜酒叫新甜酒或者嫩甜酒,放置时间较长的叫老甜酒。后者土话讲这种甜酒有点“恶”(酒精度高)。客人可得注意了,嫩甜酒吃多了泡凉水过多会消化不良,老甜酒多吃会醉酒。但也有专门好吃老甜酒的老者者(侗族男性老人家)赶场回家或者在附近山上做活路,吃一碗老甜酒,当喝二两酒,解疲乏窜筋骨,花阶路上的脚步会更矫健。

  一般情况下,侗族人都懂得吃甜酒潜在的规矩。要么不端碗,端碗必吃完。端了甜酒碗预示着你能吃完这一碗,中途不能放弃,吃剩在碗里,更不能倒掉,中途可以加水稀释,也可求助于你的同伴。否则你会被人认为不懂规矩,浪费粮食,对主人不恭,亵渎圣灵。甜酒好吃你肚量大,也只能本次做客仅限一碗,不能吃两碗。否则你会引起同伴们的玩笑式的笑话。通常情况下吃甜酒时是不用调羹勺子,连筷子都只能用单只。用单只筷子吃甜酒,寓意着甜酒只是一种临时性的辅食,不是正餐,碗里没有什么可夹的,只需一只筷子刨一刨捞一捞就可以了。既表现出了侗族人待客的真诚谦虚和客气,也让客人不至于吃些汤水的食物时要用一双筷子那么煞有介事,而且用一只筷子食用时会显得客人食相更优雅。如果你此时用勺子或者一双筷子或者放弃那单只筷子,就有可能打破了宾主之间和谐融洽的氛围,会感觉你有点像娃崽崽,有点带厌。

  侗家的甜酒包含着侗家儿女浓郁的乡情,那甜酒娘甜酒胚子里溶解着侗族人家许多甜蜜和幸福的生活。我们侗家人也和广大吃货一样对于家乡的味道,总有几样特别馋嘴爱吃的东西,比方说俾人就偏爱吃我们侗族农村老家的甜酒。年轻时,每每回一次老家去,一进屋就问我妈,有甜酒没?老人家晓得我爱吃甜酒,一听问甜酒,就到碗架里取碗到空间的坛子里取几调羹甜酒泡上井水加上一只筷子递给我……此时或许老人家会问我:腊胞(宝崽)甜没?只见我筷子飞舞,碗一个劲地倒,三下五除二就把那碗甜酒吞下肚了,感觉那个透心的甜啊!这可能就是当时最好的回答。当时只觉得这种食品甜眯眯的,就是喜欢吃。不光吃,还要找瓶子带回县城,放冰箱里慢慢吃。现在想起来这种“甜”的味道应该是一种家乡亲情的味道。

  侗家甜酒,和侗家人的油茶一样,无论是谁家嫁女,立新屋办好事都是正餐必不可少的前奏食品。如果遇到有侗家人办好事接媳妇,一定会有客人在酒席上对新郎新娘说,今天吃你们的喜酒,明年的这个时候就吃你们甜酒。这话中的吃甜酒就是指会喜得贵子。侗家人如果有谁家添丁增口生了孩子,产后的第三天早上就会开一大鼎罐的小米甜酒,满寨子家家户户去报喜,邀请去他家吃甜酒。寨子中的妇孺都会聚集一起边吃甜酒边道贺。其景热闹喜庆。也许这一习俗,是借用甜酒的甜寓意着生活的甜吧。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