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晃风情 > 民俗文化

春过石羊洞

发布时间: 2016-08-08 16:45 来源: 新晃县政府 作者: 吴继忠 编辑:
打印

米贝多有美景,大凡在人迹罕至的深山。除了烂泥古村外,石羊洞也是一处值得乐道叹奇的地方。
石羊洞在米贝乡政府驻地的东南方向,大约八华里。山岚里,十多户人家融入白云深处,就像一颗明珠,镶嵌于巍巍的天雷山下,那片茫茫的原始次生林中。石羊洞的由来,众说纷纭。虽无书本记载,但口碑相传也值得考证。据当地88岁的老人蒲学渊说,相传洪荒之初,侗族先民杨天应来新晃收了云雾后,在一个莺飞草长,桃红柳绿的烟花三月,离天只有三尺三的天雷山上,突然下来了三个仙女,她们款盈莲步,笑面秋波,直把米贝的那些纨绔子弟,翩翩少年惹得春心泛起,诗意连篇。有诗赞曰:
收开云雾天气新,天雷山上见丽人。
雪融门外千山绿,花发二月醉晚晴。
山郎把酒逢春色,嫦娥月中泪满巾。
待到桃李花落尽,春风寂寞哭夜莺。
诗情画意里,三个仙女更是步步溢春风,一颦一转头。在她们看来,皇宫天庭的金碧辉煌,不及人间的阡陌桑麻。当皎月升起,三个仙女便在石羊洞的百丈崖下的深潭里尽情地野浴一番。不料,打情骂俏声惊动了天上的王母娘娘。王母娘娘立即差遣天庭总监查巡,才知道是天庭的三只白羊下凡了。于是,复差太白金星下凡收孽障。三仙女一阵惊慌,吓得变了原形。在太白金星的拂尘挥动下,三仙女顾不及穿上轻纱,匆忙向崖上疾奔。见半山崖有一石洞,便挤在洞中隐藏起来。王母娘娘甚是恼怒,因为她们盗穿了金纱下凡。于是,第二天命苍龙雷神播了一场大雨。顷刻间,天雷山上雷鸣火闪,洪水滔滔。仙女们来不及穿的三件金纱被冲在了离洞不远的山脚下。这才有了今天的富家冲金矿。后人为了纪念三仙女带来的福音,就把她们藏身的地方叫石羊洞。
石羊洞在百丈崖半腰,悬崖绝壁,根本无径可上。大凡到过这里的人,也只能望崖兴叹。倒是山峡里的三道瀑布十分壮观。该溪流发源于天雷山,像一条彩练飘过境内的歇场坡、左溪、米贝,再蜿蜒向东。上亿万年的冲刷下切,将横亘在前方的山梁切出一道深达一百余米、宽四十余米、长约五里的峡谷,百折不回地注入了芷江。
峡中绝岸断崖,巨石垒然,壁立千仞,青树翠藤,蒙罗其上,如天工图画。谷底则石梁横布,怪石林立。时而乱石清流,如饿马奔槽;时而碧潭澄影,虾游鱼乐,如诗句可骊。这里,崖岩形状甚是奇特。或如雄鹰,或如铁砧。有岩娘娘,有鬼挑担。石头纹理也十分有趣,或像竹木、人物、或为鸟兽、器具。
峡长五里,四时风景引人入胜。当春雨如酥,润物无声,则山樱花开,似紫云漂浮崖畔;如夏雨洗翠,瀑飞白练,则杜鹃绽放,似红霞照芍碧水;若秋朝雾起,沿山升腾,则坐看云树,则思幡然如在仙山;遇冬降瑞雪,絮花飘飘,看银装素裹,诚水墨所绘长卷。
峡谷里,盛长很多珍贵药材。有杜仲、天麻、三七、果上叶、地枇杷、接骨茶等,更有野生冻菌、黑木耳、石竹笋等佳肴原料。是一个天然的物华处所。
然则,五里山色,尤以百丈崖最为壮美。崖在峡头上口,石羊洞人家往下两里许,即见崖立于山峦。高两百多米。顶为阔叶林所覆盖。几株红豆杉郁郁葱葱的耸立于其上,甚是唯美。崖极峻峭,当空上罩。置身崖底,如瓮底看天。对面石岭,则有石块竖立,似观音伫立莲台之上,又称岩娘娘。相传远古时候,米贝大旱,瘟疫肆虐,白骨露野,饿殍枕籍。据说崖间有灵芝仙草,可除人间瘟疫。但为巨蟒所占据,从未有人能接近。时有石羊洞蒲氏郎中夫妇,为拯救生灵,决定冒死一试。蒲氏郎中从崖顶垂索而下,女人则为其观察。垂至半崖,突然索断,蒲氏郎中坠崖身亡。而女人惊慌得化为石头永远立在那里。于是,人们叫她岩娘娘。
岩娘娘很神灵,每逢节日,当地人都要来此许愿祈祷。人们很虔诚,祭品有猪头肉、肩膀肉(刀头肉)、雄鸡、高粱烧酒等。一阵焚香过后,人们大声喊道:“伏羲!三斤刀头九斤鸡,奉供岩娘赐福兮,佑我子孙得富贵,保我一方地生吉!”果然,要风得风,要水得水。确是风调雨顺,心想事成。直到现在,这里依然香火不断,岁岁平安。
崖下巨石上,刻有奇异古老的文字,原应为蝌蚪文石刻,由于年长月久,那些字迹已被流水涤平,但尚有部分虽苔藓斑驳,仍依稀可辨。笔者虽然爱研习文字,对一些甲骨金文篆多有涉猎,独此无从识得。若能识读,则我县的文字可上推数千年了。愿有贤能者考之。
至于巨蟒,五十年代石羊洞大队的治保主任蒲老木在此烧炭,走过山涧一长满苔藓的木桥,攀上了半崖。他回头一看,那桥居然在晃动,他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那桥原来是一段水桶粗的蛇,蛇身横亘在山溪中,两头隐在灌木丛里,不见其首尾。蒲老木吓得脸色苍白,晕厥过去。不久,便大病了一场。而崖上栖息的猫头鹰,其鸣如病重的老人,而且声音很大,每当夜阑声静,两里之外都能听到其哀鸣。
石羊洞虽然充满着毛骨悚然的种种传说,但是,它却输给了一个女人。这个女人便是天雷山下的女愚公——杨淑媛。
从七十年代开始,杨淑媛便走进了深山。她一锄一屯,一屯一级,五里长的花阶路,有一大半是她刀削斧凿的。渴了,山泉润喉,饿了,果腹充饥。就这样,杨淑媛在深山里精心修路十一个花开花落。
这悠悠的山,这长长的路,这难舍的修路情结,杨淑媛的壮举确实让我的双眼布满了热泪。
不是吗?一个孤独的农村女人,在她肩桃日月时,我们是否在灯红酒绿里跳着优美的舞步?在她没钱修路时,我们是否在四方长城里面红耳赤?日升月落,月落日升。 十一年啊!杨淑媛在一千多个夜以继日的日子,经历了寒风暴雨,经历了冰霜飞雪。风霜雨雪中,她用孱弱的身躯背负着大山的希望;她用头上插着山里兰花的侗锦飘香了一片明媚的天空。
杨淑媛有两个漂亮的女儿,天生的好嗓子。她们被妈妈的愚公精神所感染,在一个春风如酥的日子,姐妹俩走出了深闺,走进了深山。
大山一片好美景,
花开沉沉惹得百鸟来开声;
勤劳走向幸福路,
星伴孤月总有一天见光明。
姐妹俩的歌声赛百灵,唱来了那些粗犷而又多情的苗家汉子。在这条大山里的花阶路上,姐妹俩不但唱走了母亲心中的荒凉,而且也唱来了她们火辣辣的爱情。据说,大女儿阿娇月下约会还是杨淑媛陪着一起去的,小伙子误把母亲当大姐,所以他的“讨带歌”唱得大胆而又直接。尽管现在成了一家人,但回忆起他们恋爱的过程,女婿至今仍然是几分害羞,几分腼腆。
正因为有了阳光的照耀,生活才如此的亮丽,正因为有了河山的点缀,大地才如此壮丽,正因为有了天雷山下的女愚公,他们才铺就了石羊洞这条通向山外的幸福之路。由此,杨淑媛修路的事迹登上了《人民日报》,成为了侗乡苗寨的美谈佳话。
走出愚公路,我发现溪流畔似乎有过农耕文明遗迹。果不然,向导告诉我,石羊洞的溪畔上曾经有过水碾坊,以前当地人就是在这个碾坊里碾米。那时,他们一边碾米,一边下河去寻找娃娃鱼(大鲵),那鱼像娃娃的哭声,让他们感到好奇。可是,人们只听鱼声,不见鱼影。听说那鱼可是要吃人的,所以,人们根本不敢去捉娃娃鱼,而是静静地坐在清清的水中,任习习晚风送来丝丝清凉,直到明月姗姗才回到吊脚楼上去。在山里人看来,吱呀的水车滚动的不是遥远的故事,而是让他们享受那生生不息的林下风气。
如今时过境迁,这里稻田早已荒芜,水碾无存,我不免恓惶。可是,眼前这葱茏的青山,溪流畔的嫩柳轻杨,我想,不管是年年岁岁,还是岁岁年年,石羊洞的山色月光总是那么美丽明亮。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