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新晃风情 > 民俗文化

天井寨傩戏

发布时间: 2016-09-08 16:45 来源: 新晃县政府 作者: 杨世英 编辑:
打印

2011年6月5日,我随同县文化局长杨先尧、摄影师蒲师术一行来到天井寨,对侗族傩戏的21出剧目进行全程录像。
  天井寨是一个古老的村寨,它坐落在湘黔边界的万山丛中,位于湖南省新晃侗族自治县贡溪乡东南部,距县城50公里,与贵州省天柱县毗邻,现有村民56户,255人。村民住房全是木质结构的吊脚楼和开口屋,通往寨中的是石板路,道路两旁是高高的石巷,家家户户围有石墙,古朴而独特。古寨初建于明永乐十七年(1419),距今有近600年历史,有龙、姚、杨三姓人氏聚族而居,繁衍生息。他们以农业文明为背景,根据生产生活的需要,讲究生态环境和山水格局,发挥了侗族人的艺术天才,造就了文化多样、富有特色的天井古寨,虽历经风雨,仍保存至今,成为了弥足珍贵的文化遗产。就物质形态层面而言,其建筑大都是明清以来的民居乡土建筑,古寨48栋木构建筑保存完好;就非物质的文化形态而言,保留有原始的傩戏、古老的习俗、淳朴的民风。传承着上千年的历史文化。
  在中国傩戏中,“咚咚推”的流行范围最小,只在一个村寨——天井寨流传,但它的人文价值丝毫不亚于其他傩戏,并已于2006年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湖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专家委员会委员孙文辉说,“咚咚推”在元初随龙氏进入天井寨后,一直处在与外界相对隔绝的文化环境中,因此留有那个时代的古老印迹,对研究宋元南戏和侗族的历史文化具有重要的价值。
  此前笔者曾来过这里,对侗族傩戏的历史渊源和当今的传承情况进行调研,发现这种起源于元代、有着600多年历史的侗族傩戏“咚咚推”,其传承现状委实让人担忧。
  通过走访,笔者发现“咚咚推”虽然依旧在这里上演,但和其他“非遗”项目一样也面临着传承的危机。比如艺人年龄老化,表演人才欠缺。在天井寨的戏班里,笔者发现演员加乐手不过十三四人,演出时九十多岁老人龙子明也要勉力登场,否则就无法凑成整台戏。由于学习傩戏表演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学成后又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这使得当下的年轻人不愿从事这一活动,只是在需要表演时才临时参与练习,应付了事。
  面对这一状况,天井寨在广东打工多年的青年农民龙立军、龙景忠等人专程回村牵头组织、成立了一个有23人的傩戏班子,并争取文化部门和社会各界的资金支持,用半年时间复活了侗族傩戏“咚咚推”多年辍演的剧目。
  正因如此,我们才有此一行。
  在对侗族傩戏“咚咚推”21出剧目进行全程录像的过程中,笔者有幸观赏到历时半年排练、全部得以“复活”的侗傩“咚咚推”,为其表露出的浓烈的民族情感而深深震撼。
  通过观看演出发现,天井人把自己要表达的情感全部倾注到“咚咚推”之中,比如他们爱护耕牛厌恶不尊重牛的人,于是就有了《癞子偷牛》、《刘高斩瓜精》这样的剧目;他们崇拜关公,就让他在戏场上出尽风头;他们敬重华佗,鄙视看香婆和巫师,就让华佗大显身手,让看香婆和巫师颜面丢尽,无地自容;他们善恶分明,就有了《背盘古喊冤》这样的警世剧;他们为缓解生活之沉重,就有了《铜锣不响》、《土保走亲》、《杨皮借锉子》、《驱虎》等诙谐成趣的剧目;他们起义失败后的压抑感情,更在《造反》这出剧目中尽情发泄。
  天井人同时把“咚咚推”作为最好的酬神活动。一般情况下,到神庙去祈求神灵,祷告之后,只有烧香上供而已,没有情感交流。而“咚咚推”可以把“神”搬上戏场,回答人们的种种问题,允诺天井人的种种请求,这比进庙祭祀来得更为实在,有较强的情感浓度,于是使“咚咚推”的演出成为酬神演唱的不可分割的重要内容。
  代表性传承人——81岁的龙开春告诉笔者,2010年以前,“咚咚推”能够上场表演的剧目只有9出,另外的12出剧目因无人继承,已经停演20多年。由于与他同龄的老艺人相继过世,这12出剧目只有他和他那94岁高龄的叔父龙子明两人所掌握。“再没得人学戏,过不了几年,这些剧目要被我两个带进泥巴土头。好在文化局支持,广东老板支持,出外打工的几个年轻娃崽也转来牵头排练,我才有机会把全部傩戏教给他们年轻人”。
      当年12月,94岁的国家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龙子明在家中病逝,他为侗族傩戏奉献一生,给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